川藏线

318川藏线自驾游-骑行川藏线-雨山行旅游攻略

快捷搜索:  自行车配件  骑行  as  骑行川藏线

骑行川藏线情况汇报Ⅱ

  对我来说,还有一个身体上难以忍受的挑战,那就是跳蚤。在西藏县城里,好一点的酒店一般不会有跳蚤,但并不是每天都能赶到县城,有时会连续两天沦落在乡镇小旅馆、道班,乃至借宿藏民家,跳蚤就可能上身,连续数天奇痒无比。今年我被跳蚤咬了十几个包,估计是在新沟村和然乌镇老兵饭店咬的,那里的被子实在有点恐怖。不过,只要你多带点人民币,耐心寻找,一般还是能找到干净住处的。

  虽然很多新式藏民家庭旅馆很干净,比如鲁朗村里的边巴藏式农家乐,但也有不少藏民家跳蚤丛生。古乡欧珠家的沙发2010年就把我搞惨了。我觉得跳蚤尤其喜欢咬新人和客人,如果你已经习惯了与跳蚤和平共处, 那也没啥问题。 列达村的耍坝子大会上,我就看到藏族小妹很安逸地帮助哥哥在头发里抓虱子。这并不是藏人的专利,汉地的文人墨客以前也有“扪虱而谈”的佳话。所以说,对虱子的态度要看个人,但我本人实在是顶不住。

  扪虱而谈的藏族兄妹

  如果你顶不住小旅馆的卫生状况,带上帐篷和睡袋可能是一个较好的方案,还可以省钱,但骑单车者上坡前都恨不得撒泡尿减轻体重,帐篷和睡袋的重量和体积是一个不小的负担。露宿点如果不是水泥地,还得防备蚂蝗。2010年我在波密古乡湖住帐篷就从同伴身上拽下来两只蚂蝗,相当恐怖。

  县城之外,很多乡村旅馆都不能洗澡。骑车每天一身尘土臭汗,连续两三天不洗澡,其感受非言语可以表达。还有一点,如果你不能容忍随地大小便,最好也不要骑车进藏。几十公里无人烟,哪里会有厕所。路边木板搭的简易厕所建议不要进,那里面太恐怖了。天厕是最好的选择,但这对女士尤为不便 ,所以我特别敬佩骑车进藏的女士。

  还有一个问题,在乡下很多人都遇到过,那就是狗的攻击。如果有狗狂吠着冲过来,跑是没用的,骑车根本跑不过它们。正确的做法是下车弯腰做捡石头状,一般狗也就不冲了,万一有不怕死的狗(非藏獒),你就投掷石头或者飞起一脚。应该说,直接咬人的狗还真不多见,这一路我遇到过不少骑行者裤腿或自行车驮包被咬,真正被狗咬伤的骑友我还没遇到过。万一要是咬伤了,唯一的选择是赶紧去县城打狂犬针。

  安全套第一 八宿县

  平原上呆惯了的人进入藏区都会有些高原反应,但大部分都不严重,年轻人过两天就适应了。对身体健康的人,不要自己吓自己,过分恐惧高原反应。注意别感冒,慢慢走就不会有事。

  以上就是我觉得骑行川藏线的主要挑战。跑这一趟确实不件容易。不过,有些骑友过于自夸,觉得川藏线就是公路极限了,其实这很难说。世界上的高海拔公路,我私下认为最难的应该是新疆叶城到西藏拉孜的新藏线,那条路多在海拔四千米以上的地区穿行,没有什么低海拔谷地。滇藏线和川藏线只是山的垭口海拔较高,过了垭口冲到住宿地就安全了,除了理塘县海拔有4000米,其他住宿地多是三千多米和两千多米的谷地,这是很安全的。

  如果要说身体的挑战,对我个人来说,新疆慕士塔格峰的攀登挑战更大(顶峰海拔7546米),在C1和C2营地,我感觉自己随时都有挂掉的可能,那种挣扎刻骨铭心。川藏线上虽然也累 坏了,但我没有会挂掉的感觉。

  在登山界,一般认为海拔7800米以上的地区才需要人工氧气供应,川藏线的海拔离这个还差得远,最高也不过5000米,这属于大本营安全地带。我总体认川藏线和滇藏线骑行都还算比较安全 ,每年一两万人骑,挂掉一两个,死亡率万分之一,这属于基本正常。就是在城里走也有可能被汽车撞死(参见一次死亡四人的济南骑行事故)。假如一件事有99.99%的成功率你都不敢干,这世界上你也没啥事可干了。

  天全县两路乡新沟村。骑行者与徒步者

  进藏公路上每年上万人的自行车大军是商家不敢忽视的,餐馆和旅馆都打出了欢迎骑友的招牌,沿途的藏民家庭也开始接待骑友。相比新藏线有时上百公里无人烟,川藏线沿途最荒凉的地段三十公里之内肯定会有村子和小卖店,这里从商家、道班到藏民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骑行者服务产业链,吃住不愁。食物和水从来不用担心,要担心的只是人民币。这里的物价水平较高,一个蛋炒饭卖人民币15元,饮料和瓶装水 有的是内地价格的两倍。考虑到都是上千里运来的,这可以理解。

  虽然吃住不愁,但也难保不出意外。今年骑行川藏线我个人最惨的是8月2号,我见雅江到理塘修路实在顶不住,就搭车走人。本以为会早早到达理塘,没想到这辆五菱面包车半路拉缸,把我们扔在了海拔近4000米的地方。我们只得下车骑行。最要命的是我们只有两个灯光微弱的头灯,强光手电在另外一个伙伴手里(汽车坏了之后他另外搭车撤回了雅江)。垭口大雨,全身湿透,道路泥泞不堪,烂到极点。晚上九点已经伸手不见五指,同行的老徐不幸摔车,成了泥人。我们连滚带爬晚上十点才到达可以住宿的158道班(此道班海拔4000米)。因为到得太晚没床位,我和老徐只得睡地铺,在纸箱板上硬扛了一夜。

  当时的情况:老徐全身湿透,在海拔4700米的垭口还等了我半个小时,到达158道班之后开始发寒,全身哆嗦。我非常担心他出什么问题。还好老徐第二天早上又活过来了,不然我们的川藏线纪录片就夭折了,因为另外一位伙伴因感冒已经撤回雅江,老徐再病的话,就剩下我一个人,不可能同时拿照相机和摄像机。

  十元一碗的豇豆面,新都桥街边美味。小鸭子,我的318国道吉祥物

  我不是很同意川藏骑行是冒险之旅的说法。总体上,我觉得由手机、对讲机、卫星电话、GPS和Google地图武装起来的现代人类,在地球表面已经基本无险可探了,除非你故意想和自己过不去,跑去原始森林或某些雪山未登峰。在没有世界详图的时代,连地球是否为圆形都搞不清楚,更别说无线电和直升飞机,那种探险才是真正的探险。现在的户外探险,从某种角度来说都是吃饱了撑的。

  骑自行车跑川藏线就是吃饱了撑的。川藏线有一些挑战,但并不算很大,身体健康者不论年龄一般都能搞下来。今年我遇到的骑行者从11岁的孩子到71岁的大爷都有。现在通讯发达,沿着一条补给方便的公路骑行,到处有解放军叔叔的营地,累了还可以打车,大挑战是算不上了。上坡慢慢推,下坡不超过35码,每天慢慢晃,骑完川藏线都不会有问题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